和讯财经端 注册

从海昏侯墓孔子画像看汉代墓室绘画

2016-11-14 04:30:00 雅昌艺术网  陈明

绘有孔子画像的衣镜

衣镜上关于孔子生平的文字
衣镜上关于孔子生平的文字

  2015年底在海昏侯墓葬中出土的文物中,发现了迄今为止最早的孔子画像。在主椁室的西侧,考古人员发现了一组绘有人物形象的类似屏风组件,其中漆器残片长0.7米,宽0.5米,背后衬托有铜板。因为损毁较为严重,在没有整理修复的情形下,只能看到一个模糊的下半身,但是,在画像一侧,可以辨析出题字,其中有这样的隶书文字:字中尼,姓孔,……鲁昭公六年,孔子盖卅矣,孔子……子夏曰可者与之,其不可者拒之……等。另外“孔子”“颜回”“叔梁纥”等人名以及“野居而生”等字样也被辨识出来。有专家经过进一步分析认为,这可能不是屏风,而是一件衣镜。但不论如何,画像为孔子是无疑的。在这漫漶不清的画像上,可以依稀辨认出人物身着长袍,拱手而立的样态。画像的外轮廓以粗犷的墨笔勾勒,体现出简略浑厚的风格,这也是秦汉时期绘画的典型特征。可以相印证的,是汉代山东嘉祥武氏祠的画像石《孔子见老子》,在类似的题材中,孔子都是着宽衣大袍,带儒冠,拱手弯腰作拜谒状。唯不同的是,海昏侯墓中的孔子像是漆画。

  此次发掘的艺术品中,漆画是最能说明西汉绘画特点的一种艺术门类。漆画是以天然大漆为主要材料的绘画,在战国时期就有很高的成就,到了西汉更是发展到一个顶峰。漆画的绘制材料除了漆之外,还有金、银、贝壳、石片等其他材料。颜色也不仅限于红黑两色,还有黄、白、青蓝、青绿等。从海昏侯墓中出土的漆器中可以看到,它既是实用品,也是艺术品,具有艺术审美与实用两个功能。在西汉漆画中,以神鬼仙兽的题材最多。比如湖南长沙马王堆1号汉墓中的黑地彩绘棺和朱地彩绘棺。描绘的就是各种形态的神鬼禽兽,这当中,龙、虎、朱雀又是最常见的形象,他们或表示引逝者升天,或表示方位。这次在海昏侯墓中出土的一件漆面木质盾牌十分精美,上绘有虎兽图案。兽在上方,低首拧身扬尾,显得十分凶狠。在其前方,似有一人正与之搏斗,怒目张口,毛发尽竖,显得非常勇猛。下方所绘之虎昂首扬尾,正在奔跑。虎身由墨线勾勒而成,虎纹的笔墨浓重粗犷,一笔而成,没有多余用笔。虎头纹饰简洁,张着的虎口下还画着三颗白牙,平添了几分幽默的趣味来。在内棺的棺板上,绘有漆画,其中有一鸟形纹饰,有专家认为是朱雀纹。以此类推,棺板其他方位应该还有白虎、青龙纹饰。不过,在汉代墓葬绘画中,也常绘有神鸟纹,表示给墓主人引路升天,如此看来,海昏侯墓内棺上亦有可能是神鸟纹。


海昏侯内棺
海昏侯内棺

海昏侯内棺上的鸟形图案
海昏侯内棺上的鸟形图案

  从表现手法上看,这些漆画与汉代画像石画像砖相一致。作为墓室壁画的重要组成部分,汉代的画像石、画像砖夸张和变形来表现对象,营造气氛。通过对主体形象的拉长和压短,造成运动的感觉,给人的视觉留下深刻印象。拉长的手法,常用于瑞兽、动物、神仙境界的作品中,比如上述漆器上的奔虎形象。压短的手法常常能够使用于狩猎和日常生活的场景中,具有浓郁的民间艺术趣味。多视点的组合和象征手法也是汉代绘画的常用表现手法。在处理大场面时,往往采用平列、垒叠的办法,这实际就是我们所说的多视点的组合,这样的好处是可以同时表现多个场景,而不会被某一个视角所限制。比如在描绘庭院和车马仪仗队的时候,就可以表现庭院内外的各种形象,可以通过俯视和平视、侧视的组合,造成画面的壮观和磅礴气势。有的地方,利用简略的形象来代表复杂的事物,比如用简单的三角形来象征大山,以一只鹿来象征众多的动物。前文所说的神鸟形象,呈几何形,简洁大方,鸟身留有类似圆形、椭圆形、三角形的图案,也符合这样的艺术特征。


漆盒上的虎兽漆画
漆盒上的虎兽漆画

漆盒上的金箔鹿和人物图案
漆盒上的金箔鹿和人物图案

漆盒上的金箔云纹和双人相搏图
漆盒上的金箔云纹和双人相搏图

  汉代绘画特别注重动势的表现,通过形象的动态组和成韵律,以运动的人和动物组成流动性的图案,造成富有张力的艺术效果。在此次出土的漆盒上,可以见到金箔贴成的人物和祥兽图像。如相搏的双人,飞动的云,正欲跳跃的鹿,姿态各异的鸟,手持盾牌跃起和持剑的武士,等等。这种造型简洁的图像,将形体凝聚在简单的轮廓里,特别注重描绘对象的动态。在具体的刻划上,往往通过没有细部描绘的剪影式的身姿、动态来表现某种情绪,或者某一种气氛。这在画像石画像砖中一样可见,比如《收获弋射》、《孔子见老子》、《帝王图》等,用人物夸张的动态来表现射猎者和神人。在画像石画像砖中,有繁、简两种风格。繁密风格的作品,主要体现为画面的“满”,除了主体内容之外,其他的部分也通过图案或花纹来填满,造成整个画面的繁密。在画像石中,因对空白处填的手法不同,造成作品趣味的不同。具体的方法主要有三种:一是在主体形象的周围用繁密的图案来填满空白;二是让主体形象拉长、变形,填满画面,通过形象的缠绕和排列来造成画面空间的满;三是将主体形象按照单元分割,以结构的形式来填满整个画面,尽管不一定画面上形象很多,但也给人造成丰满的印象。海昏侯墓漆盒上图案显然与上述方法有共同之处,即在主题形象周围,分层围绕着各种图案,如云纹、几何纹,等等,因此尽管画面的主体形象并不多,但却给人丰富的感觉。

(责任编辑:徐立梅 HT001)
看全文
和讯网今天刊登了《从海昏侯墓孔子画像看汉代墓室绘画 》一文,关于此事的更多报道,请在和讯财经客户端上阅读。
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
提 交还可输入500

最新评论

查看剩下100条评论

热门新闻排行榜

【免责声明】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,与和讯网无关。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、观点判断保持中立,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、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。请读者仅作参考,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