我已授权

注册

“鸡王”石高堂

2017-02-06 14:09:46 企业观察家 

  文/唐庆伟 图/张正良

  其工写人物、花鸟,而尤以工笔写鸡争胜画坛,笔下公鸡别有生趣,神完气足,有王者之风,因此有“鸡王”之称。

  中国花鸟画中,近现代乃至当代以动物名世者很多,张善子的虎、徐悲鸿的马、齐白石的虾、李可染的牛、黄胄的驴、唐海的狐,皆为一时之称,石高堂先生的工笔鸡画亦因“尽精微,致广大”、惟妙惟肖、生机盎然而称雄中原,又有“中国鸡王”之誉。

  石高堂先生早年从军,军中即以版画著称,他于当时创作的版画销量曾以千万张计,至今网上还经常有其版画交易,甫一出现即被抢售,当年不足一角钱的版画售价几百上千元不等。如此热衷,国人怀旧是一方面,石高堂先生版画造型到位,表现人物恰切更是关键。

  石高堂先生工写人物、花鸟,而尤以工笔写鸡争胜画坛。

  鸡为寻常之物,乡村多有饲养,晨出暮归,四野游逛,最是惬意,但身寄城市,多有不便,也难为人所容。石高堂先生出身农里,虽立世郑州,不惮艰难,以笼蓄鸡,朝夕相处,日夜观摩,鸡之行止、饮啄、鸣唱,皆在目下、脑中。一日不见,如隔三秋,鸡之意、之形、之态、之神,挥之不去,久而凝结成气,鸣于心,栖于胸,若有万千只鸡在。

  于是下笔成鸡,皆是生态。一只,两只,三只五只,篱笆院落、清水池溪、石边竹下,园田方坡,饮水、捉虫、打斗、示威、怒视、凝眸,不一而足。或为斗狠,或为闲游,或为惊觉,或为谛听,一鸡傲娇而群下自适,各得神态。

  石高堂先生又常以鸡喻人,形容相接,深得其中三昧。其所作《三公图》被花鸟世界誉为神品——图中三只公鸡一个个气度不凡,或为轩昂,或为骨立,或为笃厚,一个不怒而威,一个气势沉稳,一个温良恭俭,与汉之三公司马司空司徒相应。先生取意身边之鸡写意人间三公,趋其趣旨,相与为一,以伸达妙境。

  石高堂先生工笔鸡画以公鸡为骨,以母鸡、鸡崽为肉,辅以花草树木,飞蜂舞蝶,相与映照,刚柔相济,更见公鸡气势,其笔下公鸡气宇非凡,精神十足,毛色金亮,耀眼夺目,鸡冠肥硕朱红,毛发厚实顺滑,若手抚一般洁净,惹人怜爱,又凛然不可亲近,如池水芙蓉,可远观而不可亵玩焉。

  其《无题》公鸡图中,花下竹边,一只芦花公鸡昂首而立,若有所思,其毛发占五彩,羽分三色,“雄姿英发”,恰是三国周郎气派,一纸花草,竟得三分天下有其一;又有三只鸡崽俯身于前,毛绒未褪,大翅不立,散步于芦花公鸡眼前:一雏自顾觅食,若逗虫然,不解其趣;两雏交凑,一仰一俯,两喙相对,若在私语,憨萌可爱,栩栩如生。

  石高堂先生喜鸡、爱鸡,属相肖鸡,与公鸡缘分殊深。有朋自乡村来,多与研讨鸡属,偶有心得,兴奋异常,铺纸研墨,勾画草图,一遍一遍渲染,然后搁置不问,隔上一段时间,再看,颜色不足,就再渲染,再搁放……

  工笔画难得偶成,往往需要时间,石高堂先生耐得寂寞,不厌其烦,直至与之心神相通,因此其笔下公鸡别有生趣,神完气足,有王者之风,石高堂先生也得以有“鸡王”之称。

  石高堂先生的工笔牡丹于中原画坛亦堪称一绝,浓淡相宜,明暗有度,参差向背,各个流畅。或素洁淡雅,或富贵堂皇,或傲立,或安然,水色淋漓,朦胧淡远,当为山中宰相,为人艳羡。

  先生笔下公鸡常得牡丹照顾,牡丹又常有公鸡陪衬,相映成趣,相得益彰,深得人间故事。

(责任编辑:宋埃米 HT004)
看全文
和讯网今天刊登了《“鸡王”石高堂》一文,关于此事的更多报道,请在和讯财经客户端上阅读。
写评论已有条评论跟帖用户自律公约
提 交还可输入500

最新评论

查看剩下100条评论

热门新闻排行榜

【免责声明】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,与和讯网无关。和讯网站对文中陈述、观点判断保持中立,不对所包含内容的准确性、可靠性或完整性提供任何明示或暗示的保证。请读者仅作参考,并请自行承担全部责任。